专题研究

东北狐仙的传奇故事

2020-12-31 21:00:57 liubingji 2

在每个国家每个地区里,总能听说到一些不同诡异的狐仙故事,以下是学习啦小编为你整理的东北狐仙传奇故事

    东北狐仙传奇故事一

   曾经我家对面住了一位老先生,他有一只蓝眼睛。所以我一直很怕他。至于眼睛为啥是蓝的,也没必要追究。就是大晚上大家听个乐呵,当成故事也无妨。

    老先生年轻时身强力壮。(那时候没我,听隔壁阿姐说的)曾经也总上山打个兔子之类的。突然有一天,老先生失手打伤了一条狐狸,狐狸冲着他就是撕咬。老先生就活生生把狐狸勒死了。剥了狐狸皮带回来了,虽然只是草狐但它的毛色决不像普通狐狸那样发黄。而是透出来了一种光芒。

    中国有很多行业,其中外八行 是金点为算命一 行,响马为拦路抢劫一行,倒斗为盗墓一行,走 山为骗术,领火为蛊术,采水为官妓。 而有一种叫憋宝人,就是到处寻摸宝贝的。属于倒斗。我们那就有一位,缺德事做尽。大家都不咋喜欢他。他去先生家凑热闹说:这不是一般的狐狸,这皮毛发光啊。要不得要不得。恐怕要得罪这狐子精。后来我们后院有名的泼妇调侃他“呦呦呦,我看你是相中了那狐子的皮毛,在这吓唬人那吧?”那憋宝人脸色难看,自己捣鼓着“死人宝贝我敢动,墓里的宝贝我也敢。唯独着狐子精和蛇……”

    第二天早上,老先生说他一夜没睡好。我姥爷就问他原因。老先生说做个梦,狐子精说一定回来报仇。我家人也是劝劝他,因为人人心里都知道被狐子精盯上了怕是不妙。 

   过了几年都安然无事,大家也都忘了。老先生的孙子来这边玩,说要去找几片叶子。直到傍晚也没回来,去问后院的泼妇。泼妇说不知道,只说感觉哪里不对劲。憋宝人也疯了,嘴里嚷嚷着回来了!别找我!不是我的错啊,不要伤害我!老先生眼睛一亮往山上跑。第二天,老先生回来了。他说那孩子被狐子精掏了,心都没了……从那以后,有人看见狐狸拜月。每逢初一十五都如此。后来憋宝人每天疯疯癫癫。说是那狐狸成了仙,永远不回来了!而后,没人说看见狐狸拜月。也没人敢提。过年的那天晚上,憋宝人被吓死了。什么原因没人知道,也不重要了。

    东北狐仙的传奇故事二

   泗州城里有个画师,名叫杜凤鄂,他不画飞禽走兽,也不画花草鱼虫,却专爱画狐狸。杜凤鄂常悄悄去山中观察狐狸。一次他在山上的丛林里守了整整一天,没见到狐狸的踪影,眼看天快黑了,只好回家。独自走在羊肠小道上,杜凤鄂心情有些怏怏的。突然,他看见前面的岔道上走过来一个猎人,肩上掮着只腿上受了伤的狐狸。这是只幼狐。红色的毛油光发亮。杜凤鄂望着小狐狸怯生生求救的目光,心里生出一丝怜悯,缠磨着猎人买下了狐狸。回家后,杜凤鄂用盐水仔细为幼狐擦洗了伤口,又给它敷上草药。小狐狸在杜凤鄂的细心照料下很快就好了。这小狐狸可真机灵,伤口一好,它就在笼子里上蹦下跳,做出各种姿势讨杜凤鄂的欢心。杜凤鄂高兴坏了,借此机会画了许多草图。

    一天夜里,杜凤鄂梦见笼子里的狐狸跟他说话。他想起狐仙的传说,就问:“传说狐狸能变成人,是真的假的?”狐狸说:“你相信就是真的,不信就是假的。”杜凤鄂说:“那你变成一个美女给我当媳妇吧!”狐狸说:“那你先放了我。”杜凤鄂半信半疑地去开笼子,突然绊了一跤醒了。想起梦中的情景,心中有点奇怪,下意识地去开了笼子。那只小狐狸没有变成美女,却“哧溜”一声消失在门外的夜色里了。第二天晚上,杜凤鄂刚睡着,就被门外传来的声音吵醒了,他开门一看大吃一惊,原来门外有一大群狐狸。见他出来,一只狐狸马上跑过来用爪子抓他的裤管,用舌头舔他的脚踝,正是他前天晚上放走的那只红狐。

    接连几个晚上,那群狐狸来到杜凤鄂的院子里打闹嬉戏,追逐翻滚。杜凤鄂突然明白,是那只红狐想要报答他,所以引来这群狐狸让他画。有了这么多可爱的模特,杜凤鄂的狐狸从此画得更加出神入化,可在民间,狐是不祥的象征,谁都不愿意买这不吉利的东西挂在家里,杜凤鄂依然受穷。

    一天,杜凤鄂正在街上卖画,一个穿红衣的女子走到他的画摊前,出高价买了两幅狐画。这可是件稀罕事。杜凤鄂有些奇怪地看那女子,只见她明眸皓齿,风姿婉媚,眉宇间有一抹淡淡的愁怨。那女子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匆匆地卷起画,走了。第二天,杜凤鄂的画摊刚摆好,昨天买画的那个女子又来了,又出高价买走了两幅画。接连几天,都是这样。

    杜凤鄂心里疑惑,女子再来时,他问:“你是谁家闺秀,为啥要买那么多画?”女子莞尔一笑,并不说话。杜凤鄂说:“你不告诉我原因,这画我就不卖了。”女子说:“你卖画,我出钱,哪有不卖的道理?”杜凤鄂的犟脾气上来了,说:“你不说,我就不卖。”女子无奈,幽怨地看了他一眼,默默地走了。 

   谁知晚上那女子竟找上门来了。杜凤鄂惊讶地问:“你怎么找到我家的呢?”女子一笑,说:“只怕说出来会吓着你。”杜凤鄂说:“有什么好怕的?”女子说:“实不相瞒,我是个狐仙,因为喜欢你的画,又感动你对狐的这一片痴情,所以常买一两幅你的画回去赏玩。没想到你这人很怪,在街上刨根问底,叫我怎么回答呢?”两人叙谈了起来。临走时,女子又送给杜凤鄂一些银两,杜凤鄂推辞不接,女子说:“收下吧,我懂法术,钱来得容易,再说,这钱是从那些坏人那里弄来的。”杜凤鄂只好收下了。以后,那女子常来杜凤鄂的书斋坐坐,帮杜凤鄂磨墨,整理案头,两人相处得很融洽。

    这一天,杜凤鄂在街上卖画,听人们议论说,今天县衙要处斩一名青楼女子。原来,县令的儿子在有名的青楼“千香阁”撒野,被一个青楼女子忍无可忍给杀了。县令的儿子倚仗父亲的权势,横行泗州,作恶多端,人们对他敢怒而不敢言,这次被一个青楼女子杀了,真是大快人心。人们称赞女子的刚烈,又为她难逃厄运而愤愤不平。杜凤鄂也挤进人群观看,呀,这不正是那个买他画的女子,那个狐仙吗?杜凤鄂恨不能立即扑上去相救,但他一个柔弱书生,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杜凤鄂忽然想起她是狐仙,会法术的,于是放下心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刽子手一刀劈下,鲜血四溅,狐仙身首分离,栽倒在地。人群渐渐散去,杜凤鄂奔过去抚着狐仙渐渐变冷的尸体,猜不出她的真身逃走了没有。突然,杜凤鄂听见旁边有人哭泣,是一个和狐仙年龄相仿的女子。女子边哭边抬头问杜凤鄂:“你是杜才子吧?”杜凤鄂说;“正是。”女子抚着尸体说:“我常听绯胭姐说起你。”杜凤鄂问:“狐仙叫绯胭?你是她什么人?”女子声音哽咽地说:“她哪里是狐仙!她和我一样,都是穷人家的女子,被县令的恶子逼得走投无路,才落入红尘。绯胭姐很喜欢你的画,爱慕你的才气,得知依日子清苦,就想帮你,又怕你知道真相,才和你开玩笑说她是狐仙。”

    杜凤鄂如同被人猛击一棍,呆了半天,抱住绯胭的尸体哭出声来。

    东北狐仙的传奇故事三

   东北民间常常供奉着“五大仙”,“五大仙”又叫“五大家”或“五显财神”,分别指: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和灰仙(老鼠)。但是民间最具有神秘色彩的还是黄鼠狼和狐狸,黄鼠狼被民间称为黄大仙往往都是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可是狐仙就多了几分人性,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她就是个人,这个故事是关于狐仙的,大概大家都知道狐仙的传说,有人说她存在,有人说她是子虚乌有,可是大自然的奇妙和未知又怎么会是我们人类能知道的呢?读者就把这个故事当做茶余饭后的消遣就好。

    废话不多说,这个亦真亦幻故事发生在九十年代黑龙江大兴安岭的一个村庄里,九十年代初的生态环境保持的还是很好的,山上的野物还又很多,什么黑瞎子、野猪、野鸡、狍子呀都有的,九十年代初考上大学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更何况是在偏远的东北山村。李二柱家的儿子李喜财就考上了大学,还是东北农大!这下全村子都像过了年一样,都向老李家道喜,东北人实在,老李家也杀了一只猪来庆祝!  

  故事这就开始了,喜财主修的是动植物方面的课程,正好每年放假回家都可以在广袤的原始森林里自己实习,那是一个普通的早晨喜财揣了两个她娘给他煮好的鸡蛋就去山里收集植物标本去了!一转眼就到了中午,外面的太阳虽然很大!可是在茂密的松柏林下面和阴天没什么区别。突然喜财觉得周围的气温突然下降,他打了一个哆嗦,他下意识的抬头往山上看了一眼,只见山坡上面站着一个女孩子,正在看着他,女孩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秋波流转,美目盼兮,虽衣着简朴但如秋水双眸散发出媚人的气息,以月为容,柳为姿,玉为骨,就是形容的她吧!山里的孩子哪见过几个女生,更何况是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子!喜财脸红心跳,连手里的鸡蛋都掉了,喜财才反应过来刚想低头去捡掉落的鸡蛋,可是不之什么时候那个女孩已经走到他的面前,帮他捡起了鸡蛋,喜财的手差点就碰到了那个女孩的玉手,这下喜财的脸更红了!他忙说了一句“谢谢”可是那个女孩没有答语,只是微微一笑,喜财觉得她太美了,美的简直就是天仙!喜财问道“你好,你是哪里的呀,一个人在上山就不怕危险吗”女孩开口了“我是后山村子的,爷爷是山上的猎户,一个人在山上腻了就下来走走”“原来是这样呀,对了,我叫喜财,是下面村子的,大学放暑假,回家到山上收集一下标本”喜财答道“我叫荷,咱俩做个朋友吧,我每天都在山上都腻死了!那你每天都来山上陪我玩好不好呀?”荷的脸上带着顽皮的笑“好……好”喜财害羞的不敢直视荷的眼睛,小声的答应了!“那好,明天我在这等你,不见不散,时候不早了,我也应该回去了”说完,荷就高兴的跑开了,林子里就剩下喜财一个人,喜财还以为是做梦,可是鸡蛋上的松针证明这不是做梦!

    就这样喜财每天都来山上找荷,两个人有说有笑,喜财给她讲大学的生活,荷给她讲山里的生活,让喜财感到不解的是对于山里的动植物,荷比他还了解!但是每次从山上下来家里的大黑狗见到他都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回窝里去了!就这样几年过去了,喜财也渐渐的喜欢上了这个女孩,不仅是因为她的美貌,更是因为她的学识。转眼喜财已经上了大四,又是一年的暑假,不知道为什么荷说她只能夏天下来,喜财也问过荷家里有什么人,具体做什么,可是荷总是一笑而过,喜财也没有在追问。喜财的年龄大了,家里给介绍对象的也很多,可是喜财只喜欢荷,可渐渐的他对荷也有了怀疑,为什么她不告诉我她家里情况,家里做什么的,为什么只能有夏天才能出来,还有每次回来家里的狗看他都充满了恐惧,这一切一切的不解和疑问弄得喜财脑子乱乱的,这时候妈妈催他快点解决个人问题的嘟囔声快要把喜财逼疯了!喜财按下决心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

    第二天喜财准时到了山上,荷也在山上等着他!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和浪漫,这时候的时间只属于两个相爱的人!“你爱我吗”喜财问,荷的脸颊两处绯红,喜财知道荷的心意,“那就嫁给我吧,我马上大学就毕业了,毕业后我能再县城的林厂工作,虽然说工作一般,可是过咱俩的生活足够了!到时候把你的爷爷也接来,咱们一起过日子,好不好?现在妈妈天天逼我找对象,可是我只喜欢你!”“这,这”荷不语双眸顿时出现了顾虑,喜财看出了荷的心思,喜财说“荷,我给你考虑的时间”“恩……”荷低声道。就这样过了几天喜财在山上没有看见荷,喜财心里犯起了嘀咕,但是他始终安慰自己,荷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这几天喜财听山上的猎户说最近山上的狐狸突然之间变多了,不仅平常难得一见的火狐多了,就是连没有几个人见过的白狐也有人见过好几次了。村子里的老人就说一定要有事情发生!在这件事之后的一天夜里,老李一家人刚刚吃完饭,在炕头上唠着闲嗑,“咚,咚,咚,”突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夜里的寂静,老李觉得纳闷,可还是起身去开门,当老李打开门,原来门外站着两个陌生人,一个瘦高,一个矮胖,可是他俩长得就是活生生的一副狐狸的嘴脸,在昏暗的月光下看着这两个人的脸,老李还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老李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时瘦高的先开口说话了“我们俩是来为我们家的小姐结亲的”矮胖的点头在旁边应允“我们俩带来了一百斤牛肉,一百斤鸡肉,一百斤酒还有一百斤的大米,还请笑纳,三天后我们还来听你们的答复!”就这样老李还没反应过来,两个人就消失在夜色中了!老李往院子里一望眼前的景象让他目瞪口呆,满院子堆得全是东西,乌漆嘛黑的老李也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又惊叹,这么多的东西,两个人是怎么搬过来的呢?  

  回到家中,老李坐不住了,他问喜财这是怎么回事,喜财就把这几年和荷的事情说了出来!只见老李满脸苦容,用手拍着大腿嘴里直说“造孽呀,造孽呀!”喜财的妈妈也留下了眼泪!这时候喜财也慌了,他忙问怎么了,“你这孩子真是吃了豹子胆,你说的那个荷一定是深山里修炼的狐仙,你这孽子,我从小教育你要行的正,坐的直,不做偷鸡摸狗的事。可是如今你连狐仙的便宜都占,你真是色迷心窍,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生了这个不省心的儿子!逆子呀!逆子呀!”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不合理就得到解释了,荷只夏天出来见他是因为冬天雪大,荷出来会留下脚印,狐仙身上都有一种威慑之气,老人说就是猛虎见到有道行的狐狸都不敢正视,更何况是像荷这种幻化人形的狐仙,恐怕身上对百兽的威慑之气就更大了,怪不得家里的狗会怕喜财,这三天过得是真难熬,老李找了几个村子里跳大神的,还有几个岁数大的人求助,可是听到的是狐仙迎亲,就都不知道如何是好!老李也天天抽旱烟解愁!  

  到了第三天还没等喜财起床,老李就把他锁在屋里,不管喜财如何喊叫,老李就是不开!因为他怕失去他唯一的儿子。

    第三天的夜里乌云把月亮挡的一丝不漏,老李在炕上抽着旱烟一语不发,喜财他妈也一言不发,默默的流着眼泪,喜财在礼物里也是来回踱步,他的脑子很乱,他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是荷在心里已经太重要了,喜财的脑海里闪现的都是和荷在一起快乐的画面,两个人在一起快乐就好,人又怎样,妖又怎样,只要彼此喜欢,彼此相爱又有什么关系呢?喜财按下决心,无论她是人是妖我都要见见她,农村的窗户都是木头的,不怎么结实,喜财就把窗户撬开,偷偷的跑出了家,他也不知道要去那里,只是感觉到他和荷见面的地方就能找到什么,晚上的山路真的难走,喜财深一脚浅一脚总算到了山上,只见远处的山林中有一高一矮两个人影朝喜财走来,喜财定睛一看,不是两位高矮信使又是何人,喜财就把事情经过和高矮信使说了一遍,这时瘦高信使问道“先生,是否有意娶我家小姐?”喜财答道“恩,我愿意”瘦高信使说道“那好,跟我俩来吧”只见两个信使一人一边牵着喜财的手,就往山里走,喜财只觉得身轻如燕,旁边的树木不断的在眼前划过,树木越来越粗,更有鬼火闪动,突然只见眼前一亮,有豁然开朗之势,只见眼前出现一座砖瓦大宅,门前蹲着两个大石螭吻,门是两间椒图大门,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两个鎏金大字“荷府”,门外有仆人分列两行,走进大门,便见一个雕龙的墨玉屏风,足有两人之高,绕过屏风便是荷府正房,三层的阁楼衬带着旁边的六座大房,更有游廊相互连接,三人径直走向正房,只见道路皆是有碧玉卵石铺砌,道路两旁翠竹、假山、庭院、流水帮衬,三人走入正房,只见正房皆是古玩玉器、字画、古籍,堂中太师椅上正坐一位老者,老者穿着一副黑色对襟短袄,双目有神,见到喜财便问道“小生,可是李公子”喜财先是一愣便答道“是”老者挥了挥手示意高矮信使离开,高矮信使会意,便慢慢退出门外。老者起身走到喜财面前,突然老者的脸变成一幅狐狸摸样,嘴和鼻孔里呼出淡蓝色的雾气,尖牙利齿、红色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喜财怒吼道“你一介凡胎怎能高攀我仙班,我屋内古玩,字画你随便挑两件拿走便是,够你下辈子无忧,要再执意,小心挖了你的肝,吃了你的心,让你的肉做菜,骨炖汤”喜财吓了一哆嗦,没想到如此慈祥老者竟然故此狠毒。喜财答道“我虽一介凡胎,自知高攀不起,可是我也绝非爱财惜命之人,及时挖了我的肝,吃了我的心,拿我的肉做菜,骨炖汤,我也要见荷一面”老者此时哈哈一笑,面部也恢复正常“我等刚才是在考验你,如有不敬请李公子包涵,我膝下就有小女一人,小女父母走到早,把她拉扯大实属不易,那李公子即便随我来”喜财跟着老者来到正房旁边的一间大房,推门而入,便看见荷坐在梳妆台前,回眸一笑百媚生,此时的荷已不再是简朴衣装,而是绣罗衣裳,蹙金孔雀银麒麟,两人一相见便相拥在一起,老者轻咳两声,二人便知还有第三人,才恋恋不舍的分开,老者也不语,只是笑笑便走出了门外。“荷,你可知道这几日没有你在,我的魂魄都已不再,满脑子都是你,这段日子我仔细的想过了,我不能失去你,我不能再错过你,哪怕你真的是狐仙,我也不怕!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可是荷此时却高兴不起来,双眸里带着一丝忧伤,“起初爷爷并不同意这门亲事,人仙结合已经违背了天道循环,但是因为心疼我和在我一直的哀求之下才勉强应允,你通过考验后,爷爷他也就放心了,可是我担心的却不是这个,你和我结合会折你阳寿,肌肤相亲之后你便有十余载寿命,如此加害你等之事我怎么忍心呢,你还是回到家里取一个凡人妻子,安稳的过完下半辈子,你还是走吧”“我不走!人生在世几十载,除去孩童十年,少年十年,老年十年,真正和喜爱的在一起也不过十余载,有十余载的时间和你在一起,我已心满意足,我不后悔!”“你真的这样想吗?”此时荷已经泣不成声,“恩,相信我!嫁给我吧!”荷终于微微点头,把头深深埋在喜财的怀里。

    喜财和荷的婚礼很快就举行了,排场之大让人惊叹,流水席九百九十九桌摆了三天三夜,方圆百里的三十六路大神、七十二路小神、还有数不尽的魑魅魍魉都来道喜,荷打扮的更是美如天仙,凤冠霞帔身上戴,不施粉黛已无人可比,桂香袖手床沿坐,低眉垂眼做新人,外面依然吵闹,荷却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到来,门开了,喜财被高矮两位信使搀扶进来,送走两信使,喜财走到荷的旁边,揭开了荷的盖头,荷两腮绯红,“你真美”喜财说,“从今天起我便是你喜财女人了”荷道,两人又相拥到了一起。

    老李一脸愁容,儿子已经不见了半月,村里问起,老李总是搪塞说喜财去了镇里,喜财他妈也天天以泪洗面,但是更要村里人奇怪的是,没过几天老李一家都在村子里小时了,唯一让村里人感到安慰的事,在老李一家失踪的第二天早晨,村长在房门外看到一封老李的亲笔信,信的大概意思是喜财在市里照道理一份好工作,我们居家搬到市里,由于时间紧迫,没有告知乡亲们,还请见谅!可是让人们大感离奇的是,有人看见当天夜里喜财和一位女子回来过接走了老李和喜财他妈,可是他们去的方向不是市里,而是山上。转眼到了2009年,中国科学院的一行动植物学家来到广袤的大兴安岭无人区考察,一行人回来后,听他们说,林子深处诡异异常,但令他们不解的是他们经常能听到狐狸的悲泣之声,但还有少女细语柔声和孩童玩耍的欢快之声。

东北狐仙的传奇故事四

   后屯的周老太太,没有仙家上身前,一直是个很普通的农村老人,日子过得不富裕,但是儿女双全,恭敬孝顺。农忙时帮着下地干点农活。虽说心善,但也不是不杀鸡鸭笃信神佛的人。她的出马颇有些让村里人意外的。 

    东北的出马仙很多,胡黄白柳修炼久了,就想通过一个人为媒介,为人卜测观事,或行医赠药,以修更大的功德。不过周老太太的出马十分特别,不但没折腾,反而相当的平静。当天农忙季节,小儿子和媳妇加老头子三个人吃完早饭都去地里忙活了。老太太在家收拾完碗筷,就哄小孙子睡回笼觉。但小孙子就是不睡,刚三岁的小孩指着外面说:“奶奶,院子里有大白狗。”周老太太顺着支起得窗户往外看,(东北农村,以前的窗户不是左右两扇前后这么开关的,而是上下两扇,下面的是固定的,上面的则有活页,开启的时候用一根棍子顶住)园子里啥也没有。也没当回事,哼哼着摇篮曲儿继续哄小孩子。等孩子睡着了就开始和面做苞米面饽饽。农村农忙时都吃干粮,干活有劲。和完面就去大缸里舀水蒸饽饽。走到水缸前,发现平时飘在缸里的水瓢不见了,在厨房里左找右找也找不到。就出门看看,刚出门就被水瓢打到脑门子上打个正着。这老太太还以为谁家孩子顽皮上她家野来了,不禁呸了一口说:“谁家小崽子跟老太太逗闷子呢?我老胳膊老腿儿的跟你们玩不动。上前院玩去都。”也怪,就一阵欢快的笑声嘻嘻的飘过去,却不见孩子的影子。老太太拾起水瓢,又去抱柴火,这大夏天的柴火都是晒得干干的,一个火星就能点着的,那天就死活点不着。几根洋火都烧灭了还是点不着。老太他犯了嘀咕了,但是想想自己没做啥缺德事,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就不害怕,念叨:“哪个小鬼儿狭趣我老婆子,我可没空跟你逗闷子,赶着做饭给地里送去呢。家里就这几根洋火,没了还得等有集才能买。”念叨完,又划了一根,这下点着了。老太太也挺高兴,就说:“一会蒸好饽饽,给你留两个。”又往锅里放了几条嫩茄子,一道蒸好了当菜。中午到了,饽饽蒸好了,老太太去园子里摘了点黄瓜,辣椒和小葱,用大碗盛上大酱,篮子里装上饽饽,抱着孩子就去地里送饭了。到了地头,家里人正在歇晌呢,都叫起来围坐在地边阴凉处吃饭。老太太也没食言,从篮子里拿了两个饽饽放在地头的石头上,又摆上条蒸茄子。媳妇儿不明白就问:“妈呀,你这是干啥,都弄埋汰了咋吃啊。”老太太就说:“篮子里的够你们吃的,这是小要帐鬼儿的食儿,你们别惦记。”

   家里人吃完了,就继续锄地。老太太拿过媳妇的锄头说,你去看孩子歇会儿,我干一阵。扛上锄头就往苞米地里走。还没锄两根垄呢,就觉得自己困的不行。坚持锄到地头,一把放下锄头倒地就睡上了。一觉竟然睡到快天黑。直到媳妇过来推醒她说:“妈,你咋了,躺地下睡也不垫件衣裳。我叫你好几次都不醒。是累着了?” 老太太忙摆手说:“我没事,就是做个梦,跟真事似的。想想就招笑。”说着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一家子边往回走边听她说梦。

  老太太梦到一个白毛狐狸,过来坐在她身边看着她。然后就用嘴拱起她来。她也不害怕,就去推那狐狸,结果狐狸说话了:“你蒸的饽饽真好吃,我弟弟妹妹都愿意吃,还说你人好。我们一家山里住腻歪了想上你家住去。也不霍霍你家,还能保着你家,你看咋样?”老太太自己好像知道自己是做梦,就说:“行啊,我家缺个看门狗呢,你能干这个活不?再说我家养鸡呢,你去了不得都给我吃了哇?”那狐狸冲老太太呲呲牙:“我是上仙,怎么能给你家看门?等我显点本事你就得请我回去了。”说着就抖抖毛,变成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长的挺周正的,然后往老太太跟前一坐,说:“一会你醒了,就回家看看,你家水缸空啦,今晚上做不了饭啦。除非你回家求求我,就能有水。”这时候旁边又跑过来几条小狐狸,围着小伙蹦来蹦去的。小伙就说:晌午是他们跟你闹着玩呢。你看她们长的好看吧?听小伙这么说,那几个狐狸也变成人样子,有个十七八的大姑娘还真好看,就是不会好好坐着,拧搭拧搭的扭着腰。其余几个都是十几岁的孩子样。老太太挺稀罕的。还没等说话,就被儿媳妇推醒了。老头听完,就说老太太胡咧咧。这山上狼到不少,平时狐狸可难见到。再说哪有白毛狐狸?没事就懒觉还瞎做梦。老太太也不言语,心里琢磨晌午水瓢和柴火的事。眼见着到家了。媳妇开始张罗晚饭。点灯去水缸前一瞧,不由得叫起来:“缸里真的没水了,干干净净一点水底子没剩,跟刚淘过一样。”老太太这下心里有底了:中午蒸馍馍明明还有半缸水的,这平白无故的没了,看来梦里的几个真是修行的野仙儿了。这时候天都黑了,去村头的井里打水不方便,还真不能做饭了。幸好中午蒸的馒头多,锅里还有剩的,几个人就着黄瓜蘸酱吃了几个饽饽。儿子媳妇还都挺高兴。在农村,能够出马是比较受尊敬的,毕竟信的人多,而且能有些外来收入了。

  老头也问老太太:“那你同意供他们呐?”老太太乐了说:“这几个仙儿看着面善,供起来也行,我就怕出马时候折腾我啊。”老头子也点头。愁着说:“要不明天去王家店请那边的大神过来帮你看看?”老太太摆手道:“不用,看看今天晚上他们过不过来找我。”又呵呵笑起来说:“你说我虎不虎?我还让人家给我当看家狗呢。”老两口想着想着就乐起来。照常铺被睡觉了. 果然,老太太晚上又梦到这几个狐狸了。小狐狸很高兴的问:“水没了吧?我们几个好一通喝才喝完的。你服不服?”老太太跟他们逗:“人家仙家都是用手一指,东西就变没了,你们还得自己喝啊?不撑的慌?"那小伙子说:”我弟弟妹妹没几年道行,不能用高深的法术,我倒是会掐算和点医术。再说我们去你那,也不用你供奉啥,也不霍霍村里鸡鸭的,我们和黄皮子不一路的。就是你家以后不能养狗。“ 

  老太太呵呵乐,又问:”我这身子禁不起你们折腾啊。听人家说出马都得跟死一回似的。“小伙子却摇头说:”我们不上身的,你有事就心里招呼我们就行,我们能解得就帮你解,我们道行不行的就回山里找祖辈出来。不过你不能贪心,算事就只能收点鸡蛋啥的,不能帮不孝不忠的人。我们出山算历练。就积功德呢。你平时收的鸡蛋供我们点。过节有好吃的也供我们点就行。” 老太太没再寻思,就答应了,又问问有啥说道没有,小伙子都说没有,也不需要请别的出马仙过来领,自己把名头报给周老太太了。言语中对附近村子的两个出马弟子身上的仙家还多有不屑。说都是黄皮子上身,不分轻重,平时吹牛扯淡行,真道行没有。这点老太太没敢附和,记下几个狐仙的名号,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起来,心里竟然明镜似的记着昨天的事,赶紧推醒老头子。又把儿子媳妇叫过来一家商量。最后让老头子去镇上买红布,让儿子去拉木头订了个神龛,请村里识字儿的将仙家名号写在红布上因为周老太太的出马并没有大张旗鼓的折腾,附近屯子刚开始都不知道。但这老太太说的话开始灵了起来,比如纳凉的时候说明天下雨,大伙都不信第二天照常下地干活,就她一家没去没挨浇。比如说谁家姑娘哪天就有人来相看,之前都没有任何音信儿的远亲就带着邻居过来相亲。这种种的事情一出,大伙才知道周老太太真的有神通了。说也怪,自从周老太太出马,周围两个屯子的两个出马仙儿都开始慢慢的不灵了。听说是那两个出马仙儿都是黄皮子修炼,没有狐狸本身的仙根好,又跟这狐仙认得,不敢冒犯,所以又进山修炼去了。是真是假没人知道,但是周老太太的能力是大家都见的。二姨还被救了一回。不过这狐仙人不认识小庙子的白家仙儿呢?这我就不知道了。出马,到此为止。其实农村很多这种出马仙儿的,都是头几年很灵,随后随着名气的增加,仙家可能也会被世俗的赞扬或者金钱迷惑,毁了道行。或者出马者本身把持不住,仙家就会放弃。一般出马弟子最后的结局都不是很好。但是老周太太一直心善,也是出马之前有太多的生活阅历,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做人的准则,所以安享晚年。他家的仙家我觉得介于保家仙和出马仙之间,不上身,不折腾。后来周老太太仙去,他家媳妇又供奉了几年,却没有任何神通,仅仅是家道稍好。后来他们全家搬走了,之后就不知道他们的故事了。做人真的要一心向善,勿忘初心!  

  东北狐仙的传奇故事五

   乾隆三十年,南京城有一户姓钮的人家,这家夫妇俩都已经到了耳顺之年,膝下只有一个独子在山西做生意,年逾三十尚未成婚,因常年在外,往往好几年才回来一次,所以偌大一个庭院只有老两口居住。有一日夫妻俩正在家闲聊,忽听门外有人叩门,钮老头起身开门一看,门外却站着一个白须老者,手上还拄着一根拐杖,一见他就躬身作了一个礼道:“我姓胡,听人说您家有空闲的房子,我想租几间房间用来安顿我的家小,至于租金多少我是不会计较的。”钮老头一看此人言辞谦恭知书达理,似乎也不是什么邪人恶盗之类,反正家里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不如租给了他,即解决了他的困难,自己也可以有点收益,于是便和老伴商量之后答应了下来,将后院的三间房子租给了他。

    第二天晚上老者便赶着好几辆车来到了钮家宅子前,钮老头知道这是胡家的家眷,也不好出去细看,只是在夜色中隐约看见男女老少十几口人都陆陆续续的走入了后院住了下来。过了几天钮老头发现后院的大门经常是锁着的,偶尔也只有胡老头一个人进进出出,其余的人都是只听得见声音看不见人,偶尔有些吵闹嘈杂,这时胡老头便会大声呵斥两句,院内即刻鸦雀无声了,开始老两口还感到奇怪,久而久之就习以为常了。过了数月,胡老头忽然找到钮老头对他说道:“我有点急事要出门远行,家中的老妻幼子还望您能照顾一下,大恩大德不敢忘记。”钮老头当即便点头应允了,胡老头大为高兴,口中不住称谢,随即转身告辞出了远门。

    他走后的第一个晚上,钮家老两口正在熟睡,忽听后院传来一阵嬉笑声,过了一会又变成了啼叫的声音,一时间吵吵闹闹此起彼伏,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停息下来。钮老头和老伴被扰的彻夜未眠,心中一肚子的气,第二天一早便起身到后院查看,没想到他在门口敲了良久也不见里面有人答应,无奈之下只好回来。本盼着第二天晚上能睡个好觉,没想到到了晚上又从后院传来嬉笑打闹的声音,钮老头和老伴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被吵的怒火中烧,实在忍不住便起身到后院前向内大喊道:“能不能安静一点,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话音将落只听院内瞬间便安静了下来,钮老头等了半天也没什么动静,于是便转身准备回房睡觉,没想到他返身才走了两步,忽见一物嗖的一声从身边飞过,哐的一声落在地面砸了个四分五裂,钮老头大惊失色,月光下定睛一看原来是个瓦片。他心中大怒,正待回头,只听嗖嗖之声不绝,瞬间又有几快破砖烂瓦从院内飞出砸了下来,险险砸到他的头上,钮老头惊惧交加,连忙狼狈万分的跑回屋中,所幸跑的够快这才没被砸中,耳中犹自听见后院传来的嘲笑他的声音。钮老头一时间惊惧交加,不敢出门,耳听得后院折腾到天明方才停歇下来,老两口不堪其扰一夜未眠。待得白天钮老头好好补了一觉,下午醒来在家中独自思索道:“这怎么胡老头的家眷却如此顽劣?今晚一定要好好瞧瞧后院到底是怎么回事。”到了夜里后院又开始喧闹起来,钮老头悄悄起身蹑手蹑脚的来到后院,在墙上搭了一个梯子爬上去向院中看去,这不看则已,一看却是大吃一惊,只见院中十数个身着彩衣的怪物正在院中嬉闹玩乐,月光下只见他们都是尖嘴利牙,身后还拖着一条大尾巴,好似狐狸一般。钮老头心中这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原来这胡家都不是人类而是狐狸精啊。他悄悄从墙上爬下来回到屋里,心中翻来覆去的思索着应对之策。

    第二天一早他便出门去找了当地几个有名的猎人,告诉了他们家中的事情,请他们帮助除妖。几人一听纷纷应允,随他回到家中,到了夜间悄悄埋伏在墙头,待得这些精怪又出来的时候便发射火枪,这些狐狸一时猝不及防,被打的肉焦骨折纷纷殒命了。钮老头先谢过猎人将他们送走,回头看着后院满地的尸体,心道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这些狐狸的尸体剥皮除肉,让老板把肉腌了作为食用,又将皮卖给皮货商人赚了一笔银子。自此以后他们每晚便又能睡个安稳觉了。又过了数月,胡老头突然从外地回来了,一见钮家夫妻便满面怒色的说道:“我和您家夙无冤仇,为什么杀了我的妻儿老小连一个都不留下?我临行之前谆谆嘱托于您,为何您还要做下如此狠毒之事?”钮老头听罢此言双眼一瞪大声说道:“要说我除狐狸精那是有的,但是杀人妻儿这样的事情就不知道了。”胡老头一听更为恼怒,瞪着他们看了良久方才悻悻离开。钮老头毫不在意,就当这事情没发生过一样。又过了数月,他们的独生儿子忽然从山西回来了,还没到门口就披麻戴孝大声号哭着扑进门来,一见父母便大吃一惊,而钮家老两口一见儿子突然回来还哭的如此伤心也是诧异不已,于是便问起儿子为何如此,儿子说道:“前些日子有一个自称姓胡的白须老头找到我,说二老在家中暴亡,所以特地来告诉我让我回家处理后事,我一听大惊,连忙将手头的事情交给旁人,自己星夜驰归。”钮老头一听便笑道:“这不过是妖狐故意去骗你的罢了,不过它虽然能将你骗回,却不知本来就快到年关了,你回来刚好我们也可以在家中欢聚一下了,这也是天伦乐事啊。它以为是报了仇,我却认为它刚好是做了一件好事,这老狐狸可真是想错了啊。”说毕便哈哈大笑起来,随即将前日家中所发生的事情都悉数告知了儿子,儿子一听方才明白过来,于是也就将错就错待在家中和父母一起过年。

    到了第二年的上元夜,钮老头被邻居请去喝酒,一直到喝的酩酊大醉方才回来,老伴和儿子都已经先睡了,钮老头浑浑噩噩的将灯笼挂在床账上,然后自己倒头就睡,到了半夜钮家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此时一家三口睡的正香,待被大火惊醒已经来不及逃出了,结果都被活活烧死,于是钮氏一门都就此灭绝了。后来有知道此事的人说钮老头当初杀狐狸精的时候覆巢破卵太过残忍,而老狐对他的报复也更狠毒,先将他儿子骗回,然后再一举而灭,实在是狡猾到了极点,后人不可不戒啊。

    东北狐仙的传奇故事六

   很久以前,狐狸塘有一个孤儿,是好心的村民们收养了他,使他长大成人。小伙子长到二十来岁时,就在村里的乌龟山边搭了两间茅屋,开始独立生活了。无论谁家遇到了困难,他都会热心地帮助,大家都夸小伙子是一个勤劳、善良的好孩子。

    他每天早出晚归地辛苦耕种,忙了地里的活儿,顾不上屋里的活儿,经常吃凉饭、剩菜。有一天,小伙子干完活儿回家,看见路边有一只受伤的狐狸,他就把它带回家,把它收养在家里。

    第二天,小伙子照旧到地里去干活儿。可是,当他回到家准备做饭时,却发现热腾腾的饭菜,已经在桌上摆好了。小伙子以为这是好心的村民们帮他做的? 

   没想到,接连几天,小伙子干完活儿回到家,都能吃到香喷喷的饭菜。于是,小伙子向村民们道谢。可是,村民们都说不是他们做的。小伙子很纳闷,决心要搞清楚。

    这天早晨,小伙子又扛起锄头下地干活儿了,他没有等到傍晚,就早早地回来躲在篱笆外面看屋里的动静。只见一位美丽的姑娘忙着生火、做饭,不一会儿,屋里就飘出了饭菜的香味。

    小伙子飞快地推门进屋,走向正在做饭的姑娘,问道:“姑娘,你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帮助我呢?”姑娘见小伙子突然闯进来,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说出实情  原来,姑娘是天上银河里的狐仙。因为玉皇大帝知道小伙子从小没有父母,很同情他,再加上小伙子很勤劳、乐于帮助别人,就派她扮作一只受伤的狐狸来帮助小伙子。

    狐仙说:“我本来想多帮助你几年,等你生活富裕了、娶了妻子以后再走。可是,你今天突然闯进来,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不能在人间呆下去了。”小伙子非常后悔,责怪自己的举动太鲁莽,再三请求狐仙留下来。狐仙指着旁边的狐皮说:“我把狐皮留给你,你用它盛粮食,就会有很多粮食出来,你用这些粮食帮助乡亲们吧。” 

   忽然,天空中刮起了一阵大风,接着下起了大雨。风雨过后,狐仙已经不见了踪影。小伙子望着狐皮,呆呆地看了很久,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后来,小伙子就用这个狐皮来盛粮食,狐皮里的粮食总是满满的,家里的粮食也越来越多。但小伙子仍然辛勤地劳动,还拿出很多粮食送给村民们。

    受到帮助的村民们都十分感激狐仙,大家在乌龟山山脚下建庙立祠,来纪念这位乐于助人的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