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研究

狐仙迎亲

2020-12-31 20:59:30 liubingji 1

东北民间常常供奉着“五大仙”,“五大仙”又叫“五大家”或“五显财神”,分别指: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和灰仙(老鼠)。

但是民间最具有神秘色彩的还是黄鼠狼和狐狸,黄鼠狼被民间称为黄大仙往往都是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可是狐仙就多了几分人性,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她就是个人。

这个故事是关于狐仙的,大概大家都知道狐仙的传说,有人说她存在,有人说她是子虚乌有,可是大自然的奇妙和未知又怎么会是我们人类能知道的呢?读者就把这个故事当做茶余饭后的消遣就好。

废话不多说,这个亦真亦幻故事发生在九十年代黑龙江大兴安岭的一个村庄里,九十年代初的生态环境保持的还是很好的,山上的野物还又很多,什么黑瞎子、野猪、野鸡、狍子呀都有的,九十年代初考上大学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更何况是在偏远的东北山村。

李二柱家的儿子李喜财就考上了大学,还是东北农大!这下全村子都像过了年一样,都向老李家道喜,东北人实在,老李家也杀了一只猪来庆祝!

故事这就开始了,喜财主修的是动植物方面的课程,正好每年放假回家都可以在广袤的原始森林里自己实习,那是一个普通的早晨喜财揣了两个她娘给他煮好的鸡蛋就去山里收集植物标本去了!

一转眼就到了中午,外面的太阳虽然很大!可是在茂密的松柏林下面和阴天没什么区别。突然喜财觉得周围的气温突然下降,他打了一个哆嗦,他下意识的抬头往山上看了一眼。

只见山坡上面站着一个女孩子,正在看着他,女孩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秋波流转,美目盼兮,虽衣着简朴但如秋水双眸散发出媚人的气息,以月为容,柳为姿,玉为骨,就是形容的她吧!

山里的孩子哪见过几个女生,更何况是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子!喜财脸红心跳,连手里的鸡蛋都掉了,喜财才反应过来刚想低头去捡掉落的鸡蛋。

可是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女孩已经走到他的面前,帮他捡起了鸡蛋,喜财的手差点就碰到了那个女孩的玉手,这下喜财的脸更红了!

他忙说了一句“谢谢”可是那个女孩没有答语,只是微微一笑,喜财觉得她太美了,美的简直就是天仙!喜财问道“你好,你是哪里的呀,一个人在上山就不怕危险吗”

婚礼研究

女孩开口了“我是后山村子的,爷爷是山上的猎户,一个人在山上腻了就下来走走”“原来是这样呀,对了,我叫喜财,是下面村子的,大学放暑假,回家到山上收集一下标本”喜财答道“我叫荷,咱俩做个朋友吧,我每天都在山上都腻死了!那你每天都来山上陪我玩好不好呀?”

荷的脸上带着顽皮的笑“好……好”喜财害羞的不敢直视荷的眼睛,小声的答应了!“那好,明天我在这等你,不见不散,时候不早了,我也应该回去了”说完,荷就高兴的跑开了,林子里就剩下喜财一个人,喜财还以为是做梦,可是鸡蛋上的松针证明这不是做梦!

就这样喜财每天都来山上找荷,两个人有说有笑,喜财给她讲大学的生活,荷给她讲山里的生活,让喜财感到不解的是对于山里的动植物,荷比他还了解!但是每次从山上下来家里的大黑狗见到他都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回窝里去了。

就这样几年过去了,喜财也渐渐的喜欢上了这个女孩,不仅是因为她的美貌,更是因为她的学识。转眼喜财已经上了大四,又是一年的暑假,不知道为什么荷说她只能夏天下来,喜财也问过荷家里有什么人,具体做什么,可是荷总是一笑而过,喜财也没有在追问。

喜财的年龄大了,家里给介绍对象的也很多,可是喜财只喜欢荷,可渐渐的他对荷也有了怀疑,为什么她不告诉我她家里情况,家里做什么的,为什么只能有夏天才能出来,还有每次回来家里的狗看他都充满了恐惧,这一切一切的不解和疑问弄得喜财脑子乱乱的,这时候妈妈催他快点解决个人问题的嘟囔声快要把喜财逼疯了!喜财按下决心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

第二天喜财准时到了山上,荷也在山上等着他!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和浪漫,这时候的时间只属于两个相爱的人!“你爱我吗”喜财问,荷的脸颊两处绯红,喜财知道荷的心意,“那就嫁给我吧,我马上大学就毕业了,毕业后我能再县城的林厂工作,虽然说工作一般,可是过咱俩的生活足够了!

到时候把你的爷爷也接来,咱们一起过日子,好不好?现在妈妈天天逼我找对象,可是我只喜欢你!”“这,这”荷不语双眸顿时出现了顾虑,喜财看出了荷的心思,喜财说“荷,我给你考虑的时间”“恩……”荷低声道。就这样过了几天喜财在山上没有看见荷,喜财心里犯起了嘀咕,但是他始终安慰自己,荷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这几天喜财听山上的猎户说最近山上的狐狸突然之间变多了,不仅平常难得一见的火狐多了,就是连没有几个人见过的白狐也有人见过好几次了。村子里的老人就说一定要有事情发生!

在这件事之后的一天夜里,老李一家人刚刚吃完饭,在炕头上唠着闲嗑,“咚,咚,咚,”突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夜里的寂静,老李觉得纳闷,可还是起身去开门,当老李打开门,原来门外站着两个陌生人,一个瘦高,一个矮胖,可是他俩长得就是活生生的一副狐狸的嘴脸,在昏暗的月光下看着这两个人的脸,老李还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老李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时瘦高的先开口说话了“我们俩是来为我们家的小姐结亲的”矮胖的点头在旁边应允“我们俩带来了一百斤牛肉,一百斤鸡肉,一百斤酒还有一百斤的大米,还请笑纳,三天后我们还来听你们的答复!”

就这样老李还没反应过来,两个人就消失在夜色中了!老李往院子里一望眼前的景象让他目瞪口呆,满院子堆得全是东西,乌漆嘛黑的老李也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又惊叹,这么多的东西,两个人是怎么搬过来的呢?

回到家中,老李坐不住了,他问喜财这是怎么回事,喜财就把这几年和荷的事情说了出来!只见老李满脸苦容,用手拍着大腿嘴里直说“造孽呀,造孽呀!”喜财的妈妈也留下了眼泪!

这时候喜财也慌了,他忙问怎么了,“你这孩子真是吃了豹子胆,你说的那个荷一定是深山里修炼的狐仙,你这孽子,我从小教育你要行的正,坐的直,不做偷鸡摸狗的事。可是如今你连狐仙的便宜都占,你真是色迷心窍,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生了这个不省心的儿子!逆子呀!逆子呀!”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不合理就得到解释了,荷只夏天出来见他是因为冬天雪大,荷出来会留下脚印,狐仙身上都有一种威慑之气,老人说就是猛虎见到有道行的狐狸都不敢正视,更何况是像荷这种幻化人形的狐仙,恐怕身上对百兽的威慑之气就更大了,怪不得家里的狗会怕喜财,这三天过得是真难熬,老李找了几个村子里跳大神的,还有几个岁数大的人求助,可是听到的是狐仙迎亲,就都不知道如何是好!老李也天天抽旱烟解愁!

到了第三天还没等喜财起床,老李就把他锁在屋里,不管喜财如何喊叫,老李就是不开!因为他怕失去他唯一的儿子。

第三天的夜里乌云把月亮挡的一丝不漏,老李在炕上抽着旱烟一语不发,喜财他妈也一言不发,默默的流着眼泪,喜财在礼物里也是来回踱步,他的脑子很乱,他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可是荷在心里已经太重要了,喜财的脑海里闪现的都是和荷在一起快乐的画面,两个人在一起快乐就好,人又怎样,妖又怎样,只要彼此喜欢,彼此相爱又有什么关系呢?

喜财按下决心,无论她是人是妖我都要见见她,农村的窗户都是木头的,不怎么结实,喜财就把窗户撬开,偷偷的跑出了家,他也不知道要去那里,只是感觉到他和荷见面的地方就能找到什么,晚上的山路真的难走,喜财深一脚浅一脚总算到了山上,只见远处的山林中有一高一矮两个人影朝喜财走来,喜财定睛一看,不是两位高矮信使又是何人,喜财就把事情经过和高矮信使说了一遍。

这时瘦高信使问道“先生,是否有意娶我家小姐?”喜财答道“恩,我愿意”瘦高信使说道“那好,跟我俩来吧”只见两个信使一人一边牵着喜财的手,就往山里走,喜财只觉得身轻如燕,旁边的树木不断的在眼前划过,树木越来越粗,更有鬼火闪动,突然只见眼前一亮,有豁然开朗之势,只见眼前出现一座砖瓦大宅,门前蹲着两个大石螭吻,门是两间椒图大门,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两个鎏金大字“荷府”,门外有仆人分列两行。

走进大门,便见一个雕龙的墨玉屏风,足有两人之高,绕过屏风便是荷府正房,三层的阁楼衬带着旁边的六座大房,更有游廊相互连接,三人径直走向正房,只见道路皆是有碧玉卵石铺砌,道路两旁翠竹、假山、庭院、流水帮衬,三人走入正房,只见正房皆是古玩玉器、字画、古籍,堂中太师椅上正坐一位老者,老者穿着一副黑色对襟短袄,双目有神,见到喜财便问道“小生,可是李公子”喜财先是一愣便答道“是”老者挥了挥手示意高矮信使离开,高矮信使会意,便慢慢退出门外。

老者起身走到喜财面前,突然老者的脸变成一幅狐狸摸样,嘴和鼻孔里呼出淡蓝色的雾气,尖牙利齿、红色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喜财怒吼道“你一介凡胎怎能高攀我仙班,我屋内古玩,字画你随便挑两件拿走便是,够你下辈子无忧,要再执意,小心挖了你的肝,吃了你的心,让你的肉做菜,骨炖汤”喜财吓了一哆嗦,没想到如此慈祥老者竟然故此狠毒。

喜财答道“我虽一介凡胎,自知高攀不起,可是我也绝非爱财惜命之人,及时挖了我的肝,吃了我的心,拿我的肉做菜,骨炖汤,我也要见荷一面”老者此时哈哈一笑,面部也恢复正常“我等刚才是在考验你,如有不敬请李公子包涵,我膝下就有小女一人,小女父母走到早,把她拉扯大实属不易,那李公子即便随我来”

喜财跟着老者来到正房旁边的一间大房,推门而入,便看见荷坐在梳妆台前,回眸一笑百媚生,此时的荷已不再是简朴衣装,而是绣罗衣裳,蹙金孔雀银麒麟,两人一相见便相拥在一起,老者轻咳两声,二人便知还有第三人,才恋恋不舍的分开,老者也不语,只是笑笑便走出了门外。

“荷,你可知道这几日没有你在,我的魂魄都已不再,满脑子都是你,这段日子我仔细的想过了,我不能失去你,我不能再错过你,哪怕你真的是狐仙,我也不怕!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可是荷此时却高兴不起来,双眸里带着一丝忧伤,“起初爷爷并不同意这门亲事,人仙结合已经违背了天道循环,但是因为心疼我和在我一直的哀求之下才勉强应允,你通过考验后,爷爷他也就放心了,可是我担心的却不是这个,你和我结合会折你阳寿,肌肤相亲之后你便有十余载寿命,如此加害你等之事我怎么忍心呢,你还是回到家里取一个凡人妻子,安稳的过完下半辈子,你还是走吧”

“我不走!人生在世几十载,除去孩童十年,少年十年,老年十年,真正和喜爱的在一起也不过十余载,有十余载的时间和你在一起,我已心满意足,我不后悔!”

“你真的这样想吗?”此时荷已经泣不成声,“恩,相信我!嫁给我吧!”荷终于微微点头,把头深深埋在喜财的怀里。

喜财和荷的婚礼很快就举行了,排场之大让人惊叹,流水席九百九十九桌摆了三天三夜,方圆百里的三十六路大神、七十二路小神、还有数不尽的魑魅魍魉都来道喜,荷打扮的更是美如天仙,凤冠霞帔身上戴,不施粉黛已无人可比,桂香袖手床沿坐,低眉垂眼做新人,外面依然吵闹,荷却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到来,门开了,喜财被高矮两位信使搀扶进来,送走两信使,喜财走到荷的旁边,揭开了荷的盖头,荷两腮绯红,“你真美”喜财说,“从今天起我便是你喜财女人了”荷道,两人又相拥到了一起。

老李一脸愁容,儿子已经不见了半月,村里问起,老李总是搪塞说喜财去了镇里,喜财他妈也天天以泪洗面,但是更要村里人奇怪的是,没过几天老李一家都在村子里小时了,唯一让村里人感到安慰的事,在老李一家失踪的第二天早晨,村长在房门外看到一封老李的亲笔信,信的大概意思是喜财在市里照道理一份好工作,我们居家搬到市里,由于时间紧迫,没有告知乡亲们,还请见谅!

可是让人们大感离奇的是,有人看见当天夜里喜财和一位女子回来过接走了老李和喜财他妈,可是他们去的方向不是市里,而是山上。转眼到了2009年,中国科学院的一行动植物学家来到广袤的大兴安岭无人区考察,一行人回来后,听他们说,林子深处诡异异常,但令他们不解的是他们经常能听到狐狸的悲泣之声,但还有少女细语柔声和孩童玩耍的欢快之声。

故事讲完了一切是真是假,此是真实,余者虚妄,众生皆为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