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研究

关于罗宾·邓巴

2019-05-10 01:42:28 24

   邓巴教授的代表作《梳毛、八卦及语言的进化》最早出版于1996年,被畅销书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奉为「大众科学的神作」。尤瓦尔·赫拉里、罗振宇、张小龙等人口中的「邓巴数字」,只是邓巴思想中的一小部分。

北京秉季婚道教育科技研究院

罗宾·邓巴教授(Robin Ian MacDonald Dunbar)

罗宾·邓巴教授生于1947年,进化心理学家,牛津大学教授,莫德林学院研究员。他的主要研究领域是「社会遗传学」。他的作品被媒体誉为「带着最新研究和新成果的热气」,「强劲有力,且发人深省」。

邓巴教授的代表作《梳毛、八卦及语言的进化》最早出版于1996年,曾被畅销书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奉为「大众科学的神作」。

时隔21年,高速发达的互联网似乎颠覆了人类的社交行为,但却没有颠覆这本小书中的诸多精彩论述。结合现代背景来阅读《梳毛》,你会比20年前有更多的收获。这本书中的「150定律」(后来被人成为「邓巴数字」)非常有名,但人们津津乐道的这个定律,只是邓巴思想的一小部分,书里还有很多有趣的内容在等你发掘。


-1- 为什么要社交?


有位妈妈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她儿子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直到12岁,儿子才意识到人人都有朋友,就他自己没有。他不知道怎么交朋友:是商店买呢,还是只要对一个人说「你是我的朋友」就可以了?

这是罗宾·邓巴教授在《梳毛》里提到的一个真实案例,用作者的话来说,这是个「让人心碎」的故事。 

和这个男孩一样,所有的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都不明白:建立正常人际关系,需要的是深厚的情感。他们不理解这些情感,也不知道情感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其实,毫不夸张地说:不光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就连现实中的很多「正常人」,也未必真的明白这个道理。)

早在17世纪,英国著名玄学派诗人、神学家约翰·多恩(John Donne)就说过:「没有人是一座孤岛。」用凯文·凯利(Kevin Kelly)的话来说,「生命总是复数形式。」 

在群体中寻找归属感,是动物的本能。一个群体,就相当于一个「联盟」。而联盟除了能给人「归属感」,也就是「情感」慰藉,还能进一步发挥作用:协调各种利益冲突。

在自然界,很多动物都会通过扩大种群规模,来减少被捕食的危险。但是,群体规模太大,会带来很多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内部竞争。大家都想争夺最佳食物库或最安全卧榻,难免会引起相互「踩踏上位 」。老是被其他动物踩到头上,或者被支配欲爆棚的家伙紧盯不放——「底层」动物会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地位越低,生活的群体规模越大,那么,能欺负你的同类自然也越多。

长期受骚扰,会危害动物的身心健康,导致免疫力下降,增加抑郁等患病风险。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要么我走,要么你走」的态度是不行的,科学的做法是「联盟」。 

联盟可以助你化敌为友,在一个群体里和平共处。毕竟,集群生活的初衷,是更好地生存,降低捕食风险。赶走同伴(或者你自己走),会让你重新面临往日的风险。

维系联盟关系,对灵长类动物来讲至关重要。

那么联盟又是靠什么来巩固呢?答案就是:梳毛。梳毛发挥着关键作用,因为它能增进盟友间的信任。

北京秉季婚道教育科技研究院

罗宾·邓巴《梳毛》英文版封面

-2-为什么梳毛这么重要?


先来看看什么是梳毛。

简单来说就是「挠痒痒」,也就是猴子们彼此抓后背「捉虱子」的行为。梳毛社交是一种互惠互利的行为,「你帮我挠,我也帮你挠」。 

梳毛会占据猴子大量的时间。杜伦大学的 罗伯·巴顿(Rob Barton)研究后发现,狐猴梳毛主要是为了保持卫生,因为给同伴梳毛的位置,主要集中在头部和背部,自己够不着的地方。

但是,像狒狒、猕猴和黑猩猩等动物的梳毛,远远不是为了保持干净卫生这么简单。 研究发现,梳毛能带来愉快的体验。它可以让猴子更放松,不光心率会降低,种种压力相关的外部表征都会降低,有时候还会放松到睡着。

背后的原理是:身体在梳毛的刺激下,能产生一种天然的内源性鸦片物质——「内啡肽」,从而带来轻微的麻醉效果。

又一个但是: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猴子用大量时间梳毛,并不是为了追求快感。虽然这种快感会让它们欲死欲仙,但在捕食者众多的世界,这样做无疑是引火自焚。产生快感,当然是驱使动物花大量时间梳毛的生理机制,但肯定还有更实在的原因。

这种「更实在的原因」,就是为了加深友谊。 

一方面,梳毛是一种承诺:我愿意坐在这里给你梳毛,而不是给别的猴梳毛。用至少10%的时间给同伴梳毛,是一笔巨大的时间投资。不管你的梳毛给同伴带来多大的愉悦感,愿意做出这样的承诺,就表明了你对同伴的忠诚。

另一方面,被梳毛的人,也需要对同伴有足够的信任。只有这样,你才能放心让它待在你身边给你梳毛。被梳毛的你完全处于放松状态,如果你打个盹儿,要是有捕食者或其他不怀好意的同类靠近,你只能倚仗梳毛搭档来提醒你。

一旦建立了「承诺」和「信任」,梳毛搭档会在其他事情上互相帮助,比如共同对付敌人,比如分享食物和栖息地,比如在跟陌生同类发生冲突时,会先判断这个同类跟自己的梳毛搭档是什么关系。

有意思的是,梳毛不是猴子等灵长类动物的专利。美国生物学家格里·威尔金森( Gerry Wilkinson )等人研究发现,吸血蝙蝠也是高度社会化的动物。它们会像灵长类动物一样,花大量时间相互梳毛,并且大多数时候都有固定的梳毛伙伴,依靠紧密的联盟,互惠互助。


-3- 梳毛社交规模有限制吗?


梳毛固然有用,但如果全部时间都用来梳毛,反而会适得其反。

首先,势必会影响到生存问题:如何获取食物?梳毛的规模越大,所需要投入的精力和时间也就越大。所以,其规模必然要受限制。

此外,还有一点:群体规模越大,社会复杂度确实也越高。灵长类动物社交生活的典型特征,是动物能够识别其他成员之间的关系,比如吉姆与约翰的关系,以及约翰与我的关系。

群体规模的增大,群体的社会复杂性也会呈指数倍上升。在一个有5名成员的群体中,我需要搞定与其余 4 个的关系,同时我还得留意它们四个当中两两之间的6对关系。如果一个群体有 20 个成员,我不仅要盯着其 余 19 个,还要盯着它们彼此之间的 171 对关系。

这种情况下,群体规模扩大了 4 倍,我与其他同伴的组合数也大致增长了 4 倍,但是其他成员之间的组合数量却增长了将近 29 倍。 

这么大的数字,是不是太难为一个猴了?

邓巴给的结论是,动物能应付多高的社会复杂度,取决于大脑当中新皮层的面积大小,不可能无限制扩大社交的规模。那么人呢?

北京秉季婚道教育科技研究院

罗宾·邓巴《梳毛》英文版封面

-4-语言能帮助人无限制扩大社交规模吗?


邓巴认为,人类发明了语言之后。开始用语言来代替梳毛进行社交。梳毛之所以有用,是因为通过身体接触可以刺激内源性鸦片物质分泌,让人产生快感。

那么语言能吗?答案是:能。

基于语言创造的诗歌和歌曲乃至闲聊八卦,都能让听的人开怀大笑。这些都是人类大脑的预设功能。而微笑和开怀大笑都涉及大量的肌肉动作,都能刺激内源性鸦片物质的产生。所以幸福人生的秘诀,便是多笑——让内源性鸦片物质涌入血管,让人感到温暖和满足。在这一点上,人类的语言社交,跟猴子们的梳毛社交是一样的。

此外,梳毛社交和语言社交中,也存在欺骗和见异思迁。对此,猴子们可以通过梳毛搭档的投入时间等因素,来判断对方是否还对自己忠诚。

语言社交可能稍微麻烦了一些。鉴于人类语言中存在至少N多个「意向层级」,分辨出语言背后的真实意图,就变得极为困难。不光是动物,人类当中的自闭症患者(或者阅历较少、头脑单纯的人),也无法把握复杂的意向层级。不过,在人类社交中,可以通过其他因素来判断,比如身体语言,比如第三方的评判等。

两者也有明显的不同:梳毛社交,同一时间只能一对一;而语言却可以是一对多,这一点不难理解。不过,在具体社交场合,一对多也是有上限的,不然势必会有人受冷落,无法做到完全互动,有违社交的初衷。

往大了说,一个人在生活中的社交范围,也是有限的。这个限制就是「邓巴数字」或者「150定律」,也就是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中反复引用和探讨的「150人门槛」。邓巴数字最早面世,是1992年的一篇论文里。但最早论及这个数字的书,则是几年后出版的这本《梳毛》。

正如邓巴教授在《梳毛》中所论证的那样,有了语言的人类,社交规模上确实超过了猴子等动物。但150也基本上已经是上限了。无论是目前仍存在的一些部落社会,还是高度发达的现代都市,都逃不出这个极限。

凡是对互联网有研究的人,尤其是对社交网络有研究的人,都知道「邓巴数」。比如微信的张小龙,之前的一次演讲上就极力推崇过这个概念;Facebook内部社会学家卡梅伦·马龙(Cameron Marlow)也曾表示,Facebook社区用户的平均好友人数是120人,与150非常接近。一度很火的社交软件Path,甚至直接把用户的好友上限设置为150。

当然,个人认为,这种做法看似是在贯彻150定律,实际上问题很明显:你加入的150个好友,未必真正属于你的「社交圈」;你社交圈内的人未必都会用Path。

社交产品的意义,或许不在于你替用户限定好友数量,而在于如何帮助用户区分「好友」的亲疏度,让用户自己去建立边界。


-5- 互联网能让人扩大社交规模吗?


在高度发达的互联网时代,我们动辄几百几千甚至几万的粉丝、好友,很多人对「邓巴数字」不以为然。还有人曾发帖子自称「社交狂魔」,可以随便拉一个人通宵畅聊。 

这种观点建立于对「邓巴数字」的误读。

首先,社交圈是流动的。就像猴子一样,梳毛搭档不是一成不变的,有一个由少到多的过程,也有「辞旧迎新」的过程,甚至也有可能会再由多到少。有人离开你的社交圈,有人走进你的社交圈。150指的是你可以同时交往的规模,你的最大连接数。

其次,互联网虽然提供了新的社交方式,但并没有改变社交的本质。在互联网上,因为不是面对面交流,人们很少谨言慎行,生气时言辞更激烈,挑逗更随意。正像我们司空见惯的「路怒族」那样,车里的人比路上的人更容易生气。没有了面对面的接触,我们无法快速细致地解读微妙的弦外之音,也往往会失去社会交往中维系合作和团结所需要的「自控」。而一旦失去了必要的约束,人与人的关系就会渐行渐远。

当然,互联网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交流的新渠道,但并不见得能帮我们突破上限。交流的速度加快了,但人脑处理他人信息的能力,却未必会跟着加快,我们在同一时间段有效交往的能力,也不能跟着突飞猛进。归根结底,还是要受制于大脑新皮层的面积。

北京秉季婚道教育科技研究院

罗宾·邓巴《梳毛》英文版封面

-6-一个残酷的现实:无数人缺乏社交


很多人觉得,作为一个社交规模上限,150这个数字可能太小了。实际上,大部分人远远没有达到这个上限。

正如上面所说,误解产生于对「社交」的误解。真正的社交,是要投入心力的。点头之交、一面之缘的不能算社交,多年不见也不再联系的人,也不在你目前的「社交」范围内。

一方面,有人疲于社交,不得不通过各种「过滤」,给自己的圈子「分级」;另一方面,却有大量的人处于社交匮乏状态,不得不依靠肥皂剧等事物填充空白,以弥补情感上的缺失。

邓巴教授认为,造成这种社交匮乏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人口的迁徙流动。以往的农耕社会,人们一般都固定在一个社区里,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从就业到结婚生子,都可以借助社区里的关系网完成。而当今社会,城镇化进程加速,人口流动加快,昨天还在一起的小伙伴,明天就天各一方。失去了共同的社区和相互信任的纽带,交集也越来越小。婚介所、职介所等事物,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才诞生出来的。

除了导致社交匮乏外,缺少自然关系网络的支持,还会导致一个结果:大量宗教和伪宗教派别纷纷涌现。各种极端群体盯上了孤独的年轻人(甚至老年人)。从杀人狂查尔斯·曼森(Charles Manson)、美国大卫教教主大卫·考雷什(David Koresh),到牧师克里斯·布雷恩(Chris Brain),从邪教统一教(Moonies)到印度教克利须那派(Hare Krishnas),到我们听说过的各种邪教,都是靠一种所谓的归属感、集体感和家庭感,吸引着人们。

在上述例子中,他们用花言巧语描绘一种更温馨更安全的公共生活。用语言调动情绪,鼓动深层的情感,产生鸦片般的兴奋。

所以邓巴说:缺乏社交和社区归属感,也许是新世纪最迫切的问题(本书英文版出版于20世纪90年代末)。 


-7- 更多精彩话题


下面几点有助于我们快速了解《梳毛》这本书:(1)灵长类动物的群体规模,受限于该物种的新皮层面积;(2)由于类似的原因,人类的社交网络规模的上限约为 150 人,这就是著名的邓巴数字;(3)群体规模直接关系到猴子们社交梳毛的时间,因为梳毛对维系团体至关重要;(4)人类语言进化是为了替代社交梳毛,因为庞大群体中的梳毛需求多得让人无暇顾及。语言进化是为了节省时间,因为语言能让人更有效地运用时间进行社会交流。

除了以上这些,《梳毛》的迷人之处,更在于细节。书里还有很多话题,单独拎出来都是非常有趣的,比如:动物群体是如何欺骗配偶和同类的?为什么动物也有方言?为什么说科学和宗教的起源是相同的?为什么人类会发明诗歌、音乐、艺术和哲学?为什么在逗人发笑方面,男人普遍比女人更擅长?为什么夸夸其谈的往往是男人?而更喜欢八卦的却是女人?为什么办公场所中有一个可以闲聊的场所,会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公司等大型组织如何用「邓巴数字」来平衡内部的团结协作?

…… 

北京秉季婚道教育科技研究院

罗宾·邓巴《梳毛》简体中文版封面(译言出品)